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梁實秋贈冰心《無門關》

發布時間:2019-07-29  來源:中國現代文學館網站

放大

縮小

  1982年夏,遠在美國的梁實秋手書《無門關》,托女兒梁文茜帶回國內贈與幾十年沒見面的老朋友冰心和吳文藻。《無門關》是一篇著名的偈文,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清風冬有雪。若無閑事掛心頭,便是人生好時節。”冰心一直珍藏著它,因為他們夫婦與梁實秋有著不同尋常的友誼。

  吳文藻、梁實秋是清華同學,1923年一起同船赴美留學,途中和冰心不期而遇。這之前還有一個小插曲:梁實秋在《創造》周報上發表了《〈繁星〉與〈春水〉》一文,對冰心的《繁星》與《春水》兩部詩集做了批評。而當時冰心的名氣比梁實秋大得多,她的兩本小詩集也正風靡文壇,成為很多文學青年效仿的對象。不過這樣的小沖突很快就化解掉了,同在船上的許地山、顧一樵與冰心、梁實秋這幾個志趣相投的人,一塊兒辦了一份文學性質的壁報《海嘯》,張貼在客艙的入口處。共同的興趣愛好,使原有的偏見冰融雪消,兩人成了好朋友。

  到了美國,冰心、梁實秋雖在不同的大學,但時常一起參加中國留學生的聚會,一起演戲,集社。隨著交往日深,梁實秋評價冰心“胸襟之高超,感覺之敏銳,性情之細膩,均非一般人所可企及”。學成歸國后,冰心執教于燕京大學,梁實秋去青島教書,他們時常書信往來。梁實秋誠邀喜歡大海的冰心去青島看海,只是因為病體的拖累,冰心一直未得成行。

  抗戰中冰心、吳文藻夫婦與梁實秋又相逢在重慶,在梁實秋的“雅舍” 說笑暢談,常至深夜。一次,大家為梁實秋生日擺“壽宴”,宴后冰心為梁實秋寫下一段話:“一個人應當像一朵花,不論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一個好朋友。我的朋友之中,男人中只有實秋最像一朵花。雖然是一朵雞冠花。培植尚未成功,實秋仍需努力!”其中雖有打趣,也可見冰心對梁實秋評價之高了。

  20世紀50年代初冰心一家從日本回國,梁實秋卻去了臺灣,從此音訊漸無。“文革”中,梁實秋在臺灣聽說冰心夫婦雙雙服毒自殺,作《憶冰心》一文,深情回憶了兩人幾十年的友誼。后知是誤傳,才“驚喜之余深悔孟浪”。這篇文章后來輾轉到冰心手上,讀完之后,感慨不已,立刻寫了一封信,托人從美國轉給臺灣的梁實秋。梁實秋得知當年送給冰心的《無門關》條幅在十年浩劫中丟失,便重寫了這偈語贈給老朋友。

  1987年,梁實秋逝世,冰心已是87歲高齡,對老朋友逝去十分傷感,在短短的一個月里寫了兩篇悼念文字:《悼念梁實秋先生》和《憶實秋》。她說:“實秋是我一生知己,一生知己哪!……”

作者:     責任編輯:張歌
买彩票怎么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