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鄧偉志:對新四軍的點滴記憶

發布時間:2019-07-22  來源:鄧偉志網頁

放大

縮小

  我是在新四軍成立快一年的時候出生的。那就是說,我對新四軍不甚了解。不過,由于父親、叔父和舅父都是新四軍。大舅縱翰民還是新四軍四師的旅長,因此,多少有點耳濡目染。 ?? ? ?

  對新四軍四師的三大法寶:騎兵團、文工團、《拂曉報》,我都有印象。其中對騎兵團的印象最深。騎兵團打仗勇敢,是常勝軍。打了勝仗回來,軍民歡天喜地。戰士們會讓馬表演節目給我們看,打滾,兩腿站立、兩腿走路,四條腿跳起來搖動,還有扭屁股等等。更逗我們這些孩子們喜歡的是騎兵團的猴子。猴子會騎馬,實際是站在馬上,腳下踏著長槍。大人們不讓我們摸槍,卻讓猴子玩槍,我們是既羨慕,又妒嫉。幾十年后,我把當時的這些心情說給周純麟、章塵兩位叔叔聽,他們都哈哈大笑。周叔叔是騎兵團長、章叔叔是騎兵團連長,他們都為抗日戰爭立過大功。后來知道,猴子是“避(弼)馬瘟”。“春江水暖鴨先知”,馬有沒有病是“猴先知”。英雄的騎兵團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是馬瘟,有了猴子就可以防患于未然,保障“馬壯”。 ?? ? ?

  再就是文工團,還有蕭縣抗日民主政府的宣傳隊,他們是軍民的鼓動隊。現在回想起來,都令我們今天這些搖筆桿子的人敬佩。打了勝仗,部隊剛坐下來休息,他們就把歌頌英雄的快板、數來寶、歌曲、活報劇編好,并且演出來了。那時生活很艱苦,可是大家生活得很愉快,與文工團、宣傳隊的說說唱唱大有關系。文工團的節奏那么快,可能同當時的領導對文藝作品不審查或者審查時不擺譜有關,也可能與當時的文藝作品與領導的口徑不謀而合、一拍即合有關。我清楚地記得,小朱莊戰役后,我親眼見到,編劇利用首長吃飯的時間,把劇本、歌詞念給首長聽。首長邊吃、邊聽、邊發表意見。不一會,一場生動活潑的、富有戰斗力的、能夠鼓舞人、 感染人、教育人的戲劇就出現在露天舞臺上了。 ?? ? ?

  拂曉報,當時我還看不懂,也沒興趣。只是有兩次大人的動作提起了我對《拂曉報》的注意。一次,大概是在一個叫馬莊的地方,日偽軍要過來了,母親很快挖了個小地窖,把《拂曉報》埋了下去,上邊再壓上個水缸。我始知這張報紙的分量重。再一次是在外祖父家,忽然聽說日本鬼子要來了。姥姥連忙把《拂曉報》放在棺材里,再把我們姊弟二人推進紅芋窖子里。我進一步感到在姥姥眼里《拂曉報》比外孫更重要。建國后,我們家里還保存著載有父親文章的《拂曉報》,后來不知去向了。 ?? ? ?

  新四軍是正規部隊。中國還有星羅棋布的抗日游擊隊。游擊隊不是主力軍,但是很多主力軍是由游擊隊轉化而成的。游擊隊在配合主力軍方面做出了艱苦卓絕的努力。還有地下黨,老實說,沒有地下黨我這條小命早不知哪里去了。地下黨把我東藏西藏,藏在哪家就稱那家的主婦為娘。這些初見面的“娘”會冒著生命的危險保護我這“新四軍的后代”。我作為孩子同這些娘毫無私人關系,他們完完全全是出于對共產黨、對共產黨的軍隊的熱愛才收留我的。幾十年來,我可以說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這些娘,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千萬不能做出對不起老百姓的事啊!我崇敬百姓,崇敬地下黨。地下黨真神奇,吃敵人的飯,做敵人的事,說敵人的話,讀敵人的文件,卻心向著人民,“出污泥而不染”,多么的難能可貴啊!抵抗力有多強啊! ?? ? ?

  末了,想再講一個故事。抗日戰爭后期父親曾一度擔任過“優抗”主任。“優抗”就是優待抗日軍烈屬委員會。十多年前,在長春一次會上遇見了在電影《英雄兒女》里飾王成的名演員劉世龍同志。他告訴我,他姐姐的烈士證和他家的烈屬證是我父親簽發的。他一直珍藏著。旁邊的人聽了說:“你父親給英雄王成發烈屬證,了不起啊!”發烈士證的人是戰爭中的幸存者。抗日戰爭中新四軍犧牲了十萬人。抗日戰爭的勝利是先烈用鮮血換來的。

作者:鄧偉志     責任編輯:張歌
买彩票怎么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