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達爾文進化論是怎樣吸引著我的?

——早年學科學追憶(代序)

發布時間:2018-11-08  來源:

放大

縮小

  我在解放前長期從事生物學的研究和編輯工作,也介紹過達爾文的學說和寫些科普讀物。所以近來有些同志總想讓我談談當時學科學的情況。

  我家弟兄三人,因老大老二都到外面念書去了,我只好留在家里照顧年老的母親。但是,學習卻是我的強烈愿望,沒有機會讀大學,只好自己學習。那時魯迅在日本,鼓勵我自學植物學。因為他說,學習別的科學,都需要一定的實驗設備,自學是比較困難的。但植物隨處都有,可以自己采集標本,進行分類研究。他先后寄給我四本書:一本是德國Strusborger等四人合著的《植物學》,這是世界上最有名的第一本植物學,他寄給我的是英譯本;另一本是英國人(著者名字已忘了)寫的《野花時節》,是一本精裝本,圖文并茂,印刷得很精致;第三本是Jackson編的《植物學辭典》;第四本是《植物的故事》。還寄給我一架解剖顯微鏡。從此,我就開始學習起植物學來。后來自己也買了若干本書讀起來,越讀越感到有興趣。記得《植物學》書上開卷不遠有一個圖,印著六種細菌,有圓形的,有長形的。注明是人口腔中帶有的細菌,但不是病菌,是沒有害處的。我于是就用清水漱口刷牙,然后用牙簽從牙縫中刮了點東西放在玻璃片上,放到顯微鏡下去觀察,發現有同樣的六種細菌。當時我覺得很奇怪:德國人口腔中有的細菌,中國人口腔中也會有,于是更引起我學習生物學的興趣。

  以后,我又讀達爾文的著作,看到他的自傳。他在自傳中說,小時候,他的老師和父親都認為他是一個很平庸的孩子,遠在普通的智力水平以下。但是他說,他有強烈的和多樣的興趣,非常熱愛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并且喜歡去理解任何復雜問題和事物。也就是說,他的智力并不出眾,但他有自己的愛好,并且有毅力。他小時候就喜歡生物,收集標本。有一次,他剝開一塊老樹皮,發現了兩只罕見的甲蟲。他一只手捉住一個,正在這時候忽然又發現了第三只新種類的甲蟲。他不忍把它放走,于是把右手里的那只砰的一下放入嘴中。但那只甲蟲排出了一種極辛辣的液體,燒痛了他的舌頭,他不得不把甲蟲吐出來,第三只甲蟲也沒有來得及捉到。他大學畢業以后,也就是在他二十二歲時,就參加了貝格爾號艦的環球航行。用了將近五年的時間周游了世界各洲,收集了許多化石標本,為他以后許多科學論文和名著《物種起源》準備了充足的材料。為了研究和寫作,他離開了繁華的倫敦,搬到一個叫唐恩的鄉村居住,直到他逝世。他在自傳最后寫道:“作為一個科學家來說,我的成功,不管有多大,我認為是決定于我的復雜的和種種不同的精神能力和精神狀態的。關于這些智力,最主要的是:愛科學——在長期思索任何問題上的無限耐心——在觀察和搜集事實上的勤勉——相當的發明能力和常識。憑著這點平庸的能力,我竟會在某些重要之點上相當地影響了科學家們的信仰。”達爾文死于1882年4月19日,終年七十三歲。他在臨終的前夜,似乎看到了死期的來臨,他對子女說,“我一點也不怕死。”他覺得把一生獻給了科學,能做的事都做了,死無憾事。

  達爾文對科學的偉大貢獻,他的學說和他謙虛樸實的自傳,都深深地感動了我,這就是我早年為什么學起生物學來的一個原因。

  學習科學是為了揭開自然界的奧秘,使科學造福于人類。達爾文的進化論曾經是科學史上的一次革命,極大地推動了19世紀科學的發展。馬克思高度評價達爾文的學說,他在給恩格斯的信上指出:“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包含我們的理論的自然科學基礎。”馬克思在《資本論》出版以后,曾寄給達爾文一部。達爾文在寫給馬克思的回信中說,這部書我一定要讀,我們工作的性質不同,但目的是一個,都是為了人類的幸福(記得大意如此,可惜手頭沒有找到原文)。

  有些青年人問我:“你搞自然科學的,你在解放前怎么還翻譯了馬列主義的著作?”上面的一段話回答了這個問題,因為搞自然科學和搞馬列主義目的是相同的。

  在當時的社會,許多知識分子都感到要使中國富強起來,就要學習西方的科學技術。可是,社會本身有許多病癥,總覺得還沒有找出來。因此我就想,學自然科學的人,也得關心社會科學。1919年我到北京來,就曾經到北大去旁聽哲學和社會學,聽胡適講歐洲哲學史,講杜威。聽了一學期,總覺得離中國的問題很遠,就不想再聽下去了。但并非對哲學、社會學沒有興趣了,相反,我的興趣更濃了。后來到上海進了商務印書館,當一名生物學編輯。在那里,我認識了沈雁冰、楊賢江等共產黨人,以后不久又認識了瞿秋白、侯紹裘等革命同志。和他們的接觸使我受到很大的教育,特別是秋白,學識淵博,他常對我說,要看馬列的書。于是我就讀起馬列的書來,并且從中找到了可以造福于人類的革命真理。這就是一個科學工作者信仰馬列主義的過程。

  今年我已經九十四歲了,記憶力已不好。過去事情的細節已記不很清楚。總的輪廓就是上面說的那些,把它告訴青年們。并且應當說,我的能力很薄弱,工作做得很少,但我已完成了歷史賦予我的使命。今天,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號召我們團結起來,為把我國建設成偉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而奮斗。我仍將在黨的領導下努力學習,但所能做的工作更少了。今后的使命落在現在青年的身上。希望青年們能像達爾文從事科學那樣,富有探究真理的精神能力和精神狀態。這樣,不管各人的能力有大小,總會做出造福于人類的成績來。在我們社會主義祖國,青年前途是光明的,是可以大有作為的。

  1982年4月

  摘自《花鳥蟲魚及其他》,周建人科學小品選,

  福建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年4月

作者:     責任編輯:張禹
买彩票怎么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