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員風采  >  會員風采

喬瑜:留青竹刻,一毫米上傳承百年家風

發布時間:2019-09-19  來源:民進無錫市委會

放大

縮小

喬瑜

  刀刃與青竹摩擦碰撞,撒落絲絲碎屑。指尖微動,剛直的竹子,頓時有了更為豐富細膩的美感。民進會員、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無錫留青竹刻)省級代表性傳承人喬瑜正在竹子上妙手生花,一會兒功夫,一簇絢麗的菊花就綻放于眼前。不久之前,她剛剛榮獲“第七屆無錫市唐鶴千卓越青年文化創意人才獎”。

  百年時光,沉淀于一毫米的竹青

  留青竹刻很迷人。原因一則是它以刀代筆,在不足一毫米厚的竹青上小心刻畫,卻似在宣紙上瀟灑揮毫;二則,國人認為竹子有君子之風,出于這種情結,留青竹刻被賦予了較高的精神內涵;三則,詩、書、畫、印匯聚于一塊小小竹片,作品藝術價值很高。

  如此迷人的手藝,因為清苦,一直少有人從事。不過,有這么一家人,卻一刻就是120多年。這就是無錫竹刻世家“雙契軒”。喬瑜是“雙契軒”第四代掌門人。“雙契軒”最早形成于清代末年,創始人是喬瑜的曾外祖父張瑞芝。喬瑜說,曾外祖父出身貧寒,目不識丁,16歲時到上海,在碑帖店當學徒,漸漸識了些字。后來,他到蘇州拜清末竹刻家周之禮為師,學習竹刻。張瑞芝運刀縱橫自如,蒼勁秀拔,氣韻高古,其作品為收藏家珍愛。他與書畫大師吳昌碩、張大千、沈鈞儒等過從甚密。“雙契軒”第二代傳人是張瑞芝的女兒張契之,第三代傳人是張契之的兒子喬錦洪(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現在“雙契軒”交到了喬瑜手上,她現在已經成為省級傳承人。

  喬瑜從小浸染詩書,和竹子相生相伴,養成了開朗、澄凈的性格,聰慧的她8歲就開始練習小楷,高中畢業進入無錫工藝美術研究所跟隨母親張英媛學竹刻。她白天練竹刻技藝,晚上回家就習工筆花鳥和書法。為了豐富學識和修養,喬瑜又先后到南京師范大學和蘇州大學進修學習。父親喬錦洪讓喬瑜拜自己的3個好友為師,其中就有民進會員、著名畫家顧青蛟。在各位恩師的指點下,喬瑜的詩、書、畫均有建樹。后來不論是在外資企業工作,還是應聘去無錫一家學校做英語老師,閑暇時喬瑜都沒忘記拿起畫筆和刻刀。喬瑜的竹刻作品繼承了母親的傳統,構圖別致,畫面清秀。

  2001年,母親張英媛不幸患絕癥離世。母親的離開讓喬瑜一度悲觀,此后,她當過白領、教師,但心里始終放不下對竹刻技藝的牽掛,竹刻成為她思親的寄托,父親喬錦洪開始教她鐫刻寫意花鳥和山水,最終她又回歸傳承家學。

喬錦洪留青淺刻“荷花白鷺”

  虛心有節,蘊含在竹刻里的家風

  喬家人傳承百年的,不僅僅是留青竹刻的手藝,更有那“與竹為伴,以竹為則”的家風。

  “與竹為伴,以竹為則”是喬瑜的奶奶提出來的,她希望子孫后代以竹子為榜樣,培養竹子一般虛心、有節、根固、質堅、瀟灑、挺拔的美德。“雙契軒”的每一代傳承人都有不同的學藝經歷、生活經歷,但他們共同秉持著這一家風精神。

  喬瑜的母親在教她竹刻時,總是讓她刻水仙、幽蘭、寒梅、修竹、荷花等高潔雅致的題材。母親告訴她:“多看、多畫、多刻這些素雅清純的植物,耳濡目染,人的情操也會得到陶冶。”母親在傳授技藝的同時,更傳授女兒做人、做事的道理。

  現在,每天握著小小的刻刀,在淡黃如玉的竹皮上鐫刻大自然中千姿百態的美妙景物,已成為喬瑜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喜歡鐫刻纖纖蜻蜓輕落在盛放的月季花上,婷婷玉立的白荷在微風中搖曳,秋蟬在梧桐葉上匍匐鳴唱,寒雁在雪花紛飛的蘆蕩邊依偎棲眠。她也喜歡摹刻宋元畫家的花鳥小品、庭園小景。寧靜恬淡的境界,常令她沉醉其中,樂不知返。

  如今“雙契軒”又有了第五代傳承人——喬瑜的女兒鄭雪菲。鄭雪菲也如一棵茁壯成長的新竹,她要履行對外祖父的承諾——做一個既有高文化素質,又有高技藝水平的竹刻傳人。

喬瑜祖孫三代

  孜孜不倦,致力于非遺傳承

  喬瑜希望更多人了解留青竹刻藝術。她說:“我一定要好好地繼承、守護留青竹刻,以它獨有的江蘇文化氣息,凝聚全球江蘇人的鄉情。”“傳承非遺是非遺傳承人的歷史使命,我要擔起來!”

  父親喬錦洪1988年加入民進,為宣傳和推廣無錫留青竹刻提出了許多好的意見和建議,辦了許多實事。關于民進,她印象最深的是母親病重時父親向民進市委求助,市委會給予了很多幫助,聯系醫院、安排手術,甚至是找各種關系批條開到了止疼藥劑讓母親能夠安穩度過生命最后一段時光。母親生病二年多,民進大家庭給予了這個百年竹刻小家庭很多的溫暖,從那時起,喬瑜就深深感受到民進是一個充滿愛心的溫馨集體,從而一直向往能成為其中的一員。2018年,“雙契軒”被無錫市商務局授予“無錫老字號”稱號。同年,喬瑜在政治上也跟隨父親加入了民進組織。她通過民進這個大平臺,像海綿吸水一樣,向文化界藝術界的前輩、大師們學習、請教,觸發了不少創作的靈感,更是在交流中結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跨界合作創新,共同致力于非遺傳承事業,進一步傳承家學技藝、傳播非遺文化、拓寬傳承途徑、開闊創新理念。

  喬瑜持續開展“非遺進校園”“非遺進社區”“非遺傳承基地”活動,以期吸引更多熱愛生活、熱愛藝術的朋友加入社會傳承的隊伍。特別是在“非遺進校園”的活動中,一女中槐古校區的留青竹刻選修課就是民進無錫市委副主委、無錫市一女中校長康立為校長一力推動才促成此事,目前,在一女中的教學已持續一年,二十位初中學生已初步掌握了留青竹刻的基本雕刻技法。

  面對社會傳承的窘境,喬瑜還創造性地提出了一種傳承方式,即打破原有的師徒傳承模式,組織一個業余愛好者的民間非遺傳授組織“竹友雅集”,以留青竹刻為紐帶,把一群愛生活、愛動手的人匯聚到一起;以興趣為出發點,潛移默化之中促成了留青竹刻的活態傳承。喬瑜精心策劃著沙龍的各類活動:去宜興采竹、煮青(注:竹刻的制作工序之一:加明礬、用沸水煮半個小時,去除竹子中的糖分和寄生蟲),制作竹刻原材料;按畫稿、圈邊、起地、分筠、平地五個步驟,親手制作留青雕刻作品;成員互相交換竹刻作品,并互相點評、交流……十年時間,成員進進出出,雅集至今活躍著近60人活動還吸引來了無錫當地媒體記者的關注和報道,留青竹刻藝術也因此在民間播下了種子,并在不斷地開枝散葉。

  百年來歲月的沉淀打拋,“雙契軒”留青竹刻即使經歷了時代的沉浮不斷,卻從未陷入沉默。一代又一代的家傳繼承,將這份歷盡磨煉技藝保留至今,鑄就了足以被時代銘記至今的記憶。

作者:華佳佳     責任編輯:邵飛
买彩票怎么选号